最初发布于微博,因此语言比较仓促。

微博上乃至中文互联网上的舆论出了什么问题?一个可以看到的趋势是言论的极端化。几年前大家都会说「大部分的人还是好的」「尽管物业不好,业主还是好的」「不要一棒子打死所有人」类似的话,至少也算个政治正确。现在呢?「把 xxx 全杀光」「雪崩了每片雪花都有责任」大行其道,仿佛越极端、越简单的口号有越多的拥趸。反潮流成为了潮流?

往大了说,「常识」(Common Sense)取代了习惯的观念。持有最原始最简单的结论最不需要心理压力,也最不用额外思考。承认吧,「因为 A 不好,所以 A 所在的群里 As 肯定也都不好」这样的逻辑对大多数人是有本能吸引力的。只不过,若干年重复的教育告知我们,这种逻辑不正确。我们相信的其实是老师、媒体、父母所代表的那个权威,而不是理性本身。

可是不管你承不承认,权威已经崩塌了。从前不管你觉得一个观点可耻不可耻,说话的人还是有自己的水平的。现在不一样了——字谁不会写啊?虽说我们天天说自己被剥夺了阅读长文的耐心和能力,但是直觉上,大家还是觉得,字多的往往更靠谱一点。这下好了,权威失去了权威,人人都成了权威。遮羞布被撕掉了。

更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。在从前,大家认为权威的观点有问题,就会一起批评权威,做正误之辨。现在好了,观点一个比一个极端,群魔乱舞,还互不相让,这边说要恢复华夏正统,那边就说身为男性皆有原罪,中华文化不过是拜屌崇拜……你以为他们会整天辩论,但观点的林立反直觉地避开了交锋,即使有也是擦枪走火,奇怪的规矩下人人开始圈地自萌。

而且这类极端思想属于一个恶性循环。如果说,大家要求严惩凶手,这事有了社会影响,是可能成的。但你天天呼吁要求把男的都杀掉……要不您上?既然心里都有数,都是在放嘴炮,那为什么不放得更大一点?于是渐渐地,不那么极端的人,也会被所谓「正统」视为叛徒……幸好想想觉得如此有闲心的人还是少数。不过再想想,走在路上遇到的不可貌相的同学也许就是自己圈子里的意见领袖,还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呢。

如果真的有一个可以良好讨论的空间,撕掉「政治正确」的面皮也未必是件坏事。很多结论未必是天然正确的,也许大家思考和实践后才能更珍视也说不定。

如果说这群人只是声音大,不占多数的话。所谓「常识」取代理智的另一个严重后果,就是反智主义的盛行。一体两面,往好了讲,就叫朴素;说坏点呢,就叫愚昧。杠精的概念流行,未必是真的有很多人好斗似公鸡,往往不过是叫人杠精或被叫杠精的一方不过脑子。所以对付这类「低智型杠精」的方法是什么呢?Fight or flight,要么死怼,要么跑路。鉴于不少人喷不过后会选择下三路,比如人肉,所以还是避开为宜。

至于「不能让微博被我讨厌的人占据」,请问你是微博股东吗?如果不是,那操什么心呢?世界很大,既然杠精都能通过网线发现同好了,你也不过是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地方。要认真读了前面几段,你会发现,这不也就是「圈地自萌」吗?是的,这就是社交网络下的生存法则。全世界如此。至于未来会不会更坏,谁知道?世界越下沉,杠精越狂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