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篇日志本来是想周四晚上写的,结果拖着拖着拖到了现在。

虽然学籍上仍然是个大一学生,但是已经是在计算机协会的第四个学期了。计协的活动,前前后后在时间线上串起来,大概就是我将近两年的大学生活。大一的时候,班上女生多,上海女生尤其多,本来班级活动也少,大家待了大半个学期都不认识。计协反而成了寄托。如今回头看那个时候的照片,还会惊叹——原来这些事情都是第一个学期发生的啊!要知道,彼时我还每周认真写高数作业,还没有想好要去软件还是计算机。往后的日子就如眨眼般过去了,连我自己也到了要去嘉定的时候。

大一初到上海,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人,未知的未来,都在不断地敲打自己。那个时候被「抓进」医院住院,在病房里坐着看着窗外的赤峰路。嘉定是什么样子呢?大四的时候……哦大四还好遥远呢?殊不知,如果我没有留级的话,这四年已将近走完一半了。实话说,在我不知道同济计协的时候我就有加入这类组织的想法了。我记得初中的时候学校就有跟编程有关的社团,可惜那是高中部没法加入。在网上发现一位高我一年级的VB高手,两人还一见如故惺惺相惜。可惜后来断了联系,也不知他现在在哪里。高中的时候呢,觉得老师太蠢,于是把OI放弃了,后来还是有那么点后悔的。可是后悔这种东西没有意义,让我回到那个时候再选一次大概还是一样的决定。

说来好笑,在病房里看贴吧关于百团大战的贴子,把所有跟计算机有关的社团全部默默记了下来。所以第一次百团的时候一下看到了计协就报了名。有趣的是,我拿传单的瞬间还刚好被拍下来了。

面试的时间在十月七日,如今都还历历在目。国庆第一天就去了南京,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还是挺有意思的体验。第一个夜晚到了南京还不觉得,第二天开始就有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,用自己的话说就像是在住院。现在想来,大概是因为第一次来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城市,住在酒店里,感到自己对身边的一切毫无掌控力。人类就是这样盲目乐观的动物,看上去,一切都秩序井然。殊不知人类创造的很多规则和理念都是很脆弱的。大众都为大城市的繁华而惊叹,倘若是战争一来,几千万人的大城市一失去秩序就是人类历史上难以想象的灾难。地狱当然是存在的,比如1945年的柏林。

又说远了。面试当然是没问题,见着这些学长还挺激动。那个学期的活动还挺丰富的,从义诊到活动周到计协十周年,我还混过一个小组长当,哈哈哈。后来是下学期的参观七牛,计协一刻钟……说到这里语词混乱也不知道该再讲什么了。只是,真的想感叹一下时间的流逝。一年前我就告诉自己要好好抓紧时间多看点书,结果一年过去了还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。可惜没有办法,谁叫我是大一呢?谁叫我还要学这么多不得不学的乱七八糟的课呢?哎,已经是毕业生的心了,却还是个新生的籍。

过去了两天,当时的那种心情已经被冲淡了许多。那天晚上看到老照片,真的好想好想感叹。室友问我,「你对这个社团看来很有感情啊」。「当然」。